充滿活力的日本 鹿兒島

乘坐列車駛向九州南部!

去九州南部首選火車旅行。從行駛的列車中,右側可以眺望以海市蜃樓聞名的不知火海。來往博多~鹿兒島中央站的列車很多,若想快點抵達,可選擇乘坐九州新幹線「瑞穗號」,只需1小時19分;若想慢慢享受旅行的過程,則可以乘坐「櫻花號」。不管如何,遊客的心靈一定會被九州新幹線的木質車輛所營造的氣氛牽動。

交通
鐵路: JR九州出售各種優惠乘車券,其中的「九州鐵路周遊券」可以自由乘坐列車(指定席類型),只要是在指定區域內的列車,無論是普通列車、快速列車、特急還是九州新幹線,都可以自由乘坐。從博多到鹿兒島中央車站的單程乘車券一般是10170日元,若利用只需14000日元的九州鐵路周遊券的話,當然是最適合不過了。 ※僅限海外購買。只限來日本觀光旅行的海外遊客(免簽證)使用。


巴士: 在九州旅行的話,巴士也是很方便的交通工具。購買日本西鐵發售的「SUNQ票」,可以自由乘坐九州島內以及山口縣下關市周邊的高速巴士,還有普通路線巴士幾乎可以全線使用,以及一部份小輪可以任意乘坐。可利用的巴士路線已增加至2400條,在九州移動,只靠這一張票即可。在不久的將來,小輪也將可以使用,這樣來往離島也會越來越方便。可以說只要擁有一張「SUNQ票」和一張「九州鐵路周遊券」,便可在九州暢通無阻。

在街道上也可以領略櫻島的莊嚴容貌

到達鹿兒島中央車站之後,首先要去參觀的是作為鹿兒島象徵的世界著名活火山櫻島。在鹿兒島街道中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看到櫻島向上噴煙的莊嚴容貌。在火山大噴發之後會有高達山頂兩倍高度的蘑菇雲升起,會讓人重新感受到火山能量之巨大。從鹿兒島市到櫻島可以乘坐24小時行駛的市營櫻島渡船,只需15分鐘。在安靜的灣內行駛的船好像是在湖面上行駛一樣。另外,也推薦您到距離普通航路較遠的神瀨燈台和向大海伸展的櫻島溶岩原野看一下。

借櫻島為山,錦江灣為池。雄偉壯麗的借景式庭園

仙巖園在江戶時代一直是島津氏的私人別墅。江戶時代(1603年~1868年)的鹿兒島是日本南方的門戶,通過琉球王國(現在的沖繩)積極地與中國展開貿易活動,同時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這裡的庭園到處都體現了中國人的審美取向,同時也採用了中國典型的造園技法「借景」。借櫻島為山,錦江灣為池建立起來的庭園,其中的風景非常值得欣賞。另外,鹿兒島是引領江戶時代末期和明治時代日本的代表性城市,當時有很多外國人到來,他們也經常去仙巖園,當時此園作為島津家招待外國重要客人的迎賓館而使用。

在天文館瞭解薩摩的現在

鹿兒島的特色食物很多,邊走邊吃也是鹿兒島的魅力之一。在鹿兒島市內最大的歡樂街「天文館」內幾乎可以吃到所有鹿兒島的美食。黑豬肉特別甜爽,非常受歡迎,「炸豬排」(厚肉排)也非常美味,還有蘸着一種特別甘甜的調味料食用的「黑豬肉火鍋」等各種吃法。說到酒的話當然要說白薯燒酒了。這是一種用被稱為黃金千貫的薩摩白薯釀造成的稍有甘甜香味的蒸餾酒,擁有一種能夠使人上癮的味道。其中也有一升瓶裝酒就高達數萬日圓的超貴燒酒。

住宿資訊
從市營電車「天文館通」站步行1分鐘左右就到達一個「雷姆鹿兒島」,2011年10月它以「更加舒適的睡眠」為概念開始營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設有按摩椅,在這裡可以消除旅途的疲勞,是旅遊住宿非常好的選擇。


日本最南端的車站和沙蒸浴

前往九州南部的重要景點「指宿」之前,我們順便到JR指宿枕崎線「西大山站」看一看。這裡是JR日本最南端的火車站,慢車有幾分鐘的停車時間能夠拍照。另外,若是朝枕崎方向行駛的話,山腳平緩的開聞嶽便會等待我們的到來。如果說粗獷的櫻島是鹿兒島人的父親的話,那麼圓渾溫柔的開聞嶽就是他們的母親。推薦您騎着出租自行車「IBURIN」(1天2000日元)前往長崎鼻等指宿市內零星分佈的旅遊景點,長崎鼻作為觀賞開聞嶽的絕佳景點而聞名,該處的紅鶴表演和猩猩表演亦受好評。因為「IBURIN」是電動式自行車,所以即使是斜坡也能很容易就騎上去。趕快感受一下迎着海風、騎着自行車自在地遊覽的快感吧。 指宿溫泉鄉有大量的溫泉,在被稱為「天然沙蒸」的海岸沙灘上,可以利用地熱加熱的沙子進行沙蒸浴。穿着日式浴袍「浴衣」,把毛巾包在頭上,鑽入熱烘烘的沙子裡,在出了很多汗之後你會感到不可思議的爽快。

住宿資訊
在指宿請務必到擁有寬敞房間,並具有沙蒸浴設施的「指宿白水館」留宿。不需要換衣服就可以在同一家旅館內的溫泉浴池把沙沖掉,並可以就那樣穿着浴衣回房間裡去。另外,旅館還有它引以為傲的巨大浴場和露天浴場,簡直是一個溫泉天堂。在悠閒地泡着溫泉的同時,還可以眺望遠處的錦江灣,真的可以說是人生一大享受。



悠閒和清高共存的知覽

縣道34號線(枕崎知覽線)沿線的知覽擁有廣闊的茶田。在蜿蜒的綠色茶田間運作的紅色採茶機就像紅蜻蜓一般飛來飛去,這是知覽聞名的風景。知覽有「薩摩的小京都」之稱,現在仍然保留着有籬笆和矮牆圍繞的美麗武士住宅。石牆上被剪得高度一致的樹籬使人感受到武家的清廉孤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