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吧?日本的聖誕節

米高・馬丁

米高・馬丁於1973年在美國麻省康科德(Concord)出生,在入讀紐咸西州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學院(PEA)之後,於1995年畢業於布朗大學,取得歷史及哲學學位。在過去十六年內,馬丁在東京生活了十四年,全職從事作家及編輯的工作。

一年一度的大日子又來了:解開日本聖誕之謎

日本的聖誕節對於西方人來說,恐怕是一個難以理解的節日吧。無論哪個國家的傳統節日或許都是如此,傳統節日往往總是充滿魅力的。所以,換一個角度來看,即使是日本的聖誕節也能夠讓人享受一番。這裡,我想以一個美國人的角度來研究日本的聖誕節。

另類假期

我在日本度過的第一個聖誕節是一段難忘的體驗,但其理由並不普通。平安夜那天正在忙於工作,女友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啊?」。雖然我不可能知道她在想什麼,但大概猜到是因為我沒有為平安夜安排特別計劃而惹她生氣了。經過短暫而微妙的自問自答之後,我恍然大悟最為明智的選擇應該是邀請她共進晚餐。她也馬上開心起來,然後我們就見面約會了。

但是,那天晚上我的錯誤行為仍在繼續。她到達約定的地方時,穿着閃爍的衣服,感覺要在外面盡情地玩上一整夜。我卻還穿着整天都在穿的略顯寒酸的衣服。和她在一起,不由得感覺自己的樣子簡直是衣衫襤褸。而且,當我提議去一家已經一起去過許多次的當地便宜酒吧吃晚飯時,約會的氣氛就變得更糟了。很明顯她所期待的應該是更加高級的…可是為什麼?作為一個外國人,我本該是熟悉關於聖誕節的一切的。為什麼此時我又變得如此反應遲鈍了呢?

這就是我的日本平安夜初體驗。日本的平安夜,在日本人眼中,是時髦的年輕情侶享受完浪漫的晚餐後,在東京璀璨的夜景中一同度過的一個機會。說實話,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以這樣的方式過聖誕節。對於我來說,與其說聖誕節是一個大家都在街上約會的節日,更應該是一個在家裡過的節日。因為有女朋友,我的學習速度也變快了。不用說,從那以後,我不會再忘記12月24日了。顯然,我在日本度過的第一個聖誕節,讓我知道了關於日本自己還有很多未知的部分,也讓我感受到了自己的無知程度。

樹下的新驚奇

「聖誕節對日本人來說是一大重要節日」——西方人第一次面對這個事實時,無一例外都會感到困惑。最初都會驚嘆:「日本竟有這麼多的基督教徒啊!」。對於歐美人來說,聖誕是一個更具有宗教色彩的節日。然而,隨着瞭解的深入,知道了在日本基督教徒的比例只是總人口的百分之幾這一事實,繼而他們對日本聖誕節的疑惑也就更深了。為何明明不是基督教徒,日本人卻仍要慶祝聖誕節呢?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聖誕節,恐怕已經是與外國人所熟悉的聖誕節完全不同的一個節日了。
最先讓人驚愕的是,在日本,相較於12月25日,12月24日也就是「平安夜」是更加重要的日子。作為外國人對此會感到很不習慣。而且,在日本的聖誕節期間,有一個我赴日之前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東西——聖誕蛋糕。另外,在美國通常所說的聖誕晚餐,一般會吃火雞(在美國火雞是最普遍的「聖誕雞肉類餐點」,也有部份傳統的人喜歡野雞或是鵝),而在日本,變成了烤雞之類的雞肉餐點。日本的聖誕節,互贈禮物更像情人節,是情侶之間的事。而非像歐美那樣,家人之間互贈禮物。

我們過往的做法

說到這裡,先把前面的話題暫告一段落,來回顧一下我自己對聖誕節的一種先入之見吧。對於像我這樣在美國長大的人來說,標誌着聖誕節假期開端的活動,是到本地的農場裡砍來一棵杉樹,然後全家人小心翼翼地用裝飾品裝飾好這棵樹。我和我的弟弟則用手指數着「節日來臨月曆」等待那一天的到來。而且,平安夜通常是和家人一起度過的。最大的盛典則是在聖誕節的早上。屆時早已等不及了的孩子們會打開「聖誕老人」贈送的禮物的包裝紙。
而其他的親戚們則聚集在一起,眾人享受一頓漫長而又熱鬧的聖誕節早午餐。

這些珍貴的記憶,每一個片段都與我所見的日本聖誕節格格不入。難道我真的不能對日本的聖誕節產生半點留戀嗎?

問題的本質

聖誕節最重要的意義——「施予的精神」,是一個耳熟能詳的詞語。無論有沒有信仰之心,這個節日的意義不在於提倡自己向別人要求什麼,而在於倡導我們向別人進行施予,或許我們應該從這一點來理解聖誕節吧。從這個觀點來看,我開始理解到:捨棄我對聖誕節的先入之見,以新的立場來感受日本的聖誕節,正是我對我自己以及身邊的日本人能施予的一個「禮物」。

在商店購買現實中的禮物,將其贈送出去,是一件比較輕鬆的事情,這讓日本的聖誕節變得很愉悅。我現在能把這個節日更視為一種「體驗」。這種體驗的焦點便是,與自己最親密的人共享歡樂。此外,東京那美麗的燈飾也讓我十分期待。在我看來,日本的聖誕燈飾一年比一年讓人印象深刻,主要城市市中心複雜的LED燈飾尤其色彩絢爛。各個餐廳的經營者們,則盡其所能,做出魅力四射的時鮮美食。多虧了這些,我得以更加快樂地度過日本的聖誕節。

尋找「真正」的聖誕節

「連聖誕節真正的意義都不知道,卻還要如此慶祝,真是偽善」——這樣的嘆息聲經常能從居住在日本的外國人口中聽到。可是不能忘記的事實是,即便在歐美,未曾真正理解節日的意義,不帶着宗教意圖來慶祝聖誕節的人同樣大有人在。商業主義在日本、在西方,都是常常被指責的東西。然而,雖說沒有強烈的信仰之心,在西歐根深蒂固的文化傳統——聖誕節的存在也是事實,缺乏以家族為中心這一概念的日本聖誕節,或許給外國人留下的是膚淺的印象。但是這裡容易被忽略的一點是,在日本,和帶着與原本宗旨截然不同意味的聖誕節相反,「新年」卻是一個以家族為中心的牢不可破的傳統節日。從這一點來看,如果我們以寬容的心態原諒日本人對待聖誕節的態度,試着去享受日本的聖誕節,那日本的聖誕節便不會給自己留下變質的印象了。「日本性」和「西方性」這些所謂的概念都已無關緊要。最後我還想說一句。把聖誕節從狹隘的理解中解放出來,按照它展現出來的樣子去享受它,這讓我對這個假期的看法有了很多新的啟示——如果我一直都住在美國,即使是花上一生的時間,恐怕也領悟不到關於聖誕節的這些東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