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美丽、美味的日本冬天的一大重要节日

麦可・马丁

麦可・马丁于1973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康科德(Concord)出生,在入读新罕布什尔州的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PEA)之后,于1995年毕业于布朗大学,取得历史及哲学学位。在过去十六年内,马丁在东京生活了十四年,全职从事作家及编辑的工作。

一年一度的大日子又来了:解开日本圣诞之谜

日本的圣诞节对于西方人来说,恐怕是一个难以理解的节日吧。无论哪个国家的传统节日或许都是如此,传统节日往往总是充满魅力的。所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即使日本的圣诞节也能够让人享受一番。这里,我想以一个美国人的视角来研究日本的圣诞节。

另一种的假期

我在日本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是一段难忘的体验,但其理由并不普通。平安夜那天正在忙于工作,女友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啊?”。虽然我不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大概猜到是因为我没有为平安夜做特别计划惹她生气了。经过短暂而微妙的自问自答之后,我恍然大悟最为明智的选择应该是邀请她共进晚餐。她也马上开心起来,然后我们就见面约会了。

但是,那天晚上我的错误行为仍在继续。她到达约定的地方时,穿着熠熠生辉的衣服,感觉要在外面尽情地玩一整夜。我却还穿着一整天都在穿的略显寒酸的衣服。和她在一起,不由得感觉自己的样子简直是衣衫褴褛。而且,当我提议去一家已经一起去过许多次的当地便宜酒吧吃晚饭时,约会的气氛就变得更糟了。很明显她所期待的应该是更加高级的…可是为什么?作为一个外国人,我本该是悉知关于圣诞节的一切的。为什么此时我又变得如此反应迟钝了呢。

这就是我的日本平安夜初体验。日本的平安夜,在日本人的眼中,是潇洒的年轻情侣享受完浪漫的晚餐后,在东京璀璨的夜景中一同度过的一个机会。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以这样的方式过圣诞节。对于我来说,与其说圣诞节是一个大家都在街上约会的节日,更应该是一个在家里过的节日。因为有女朋友,我的学习速度也变快了。不用说,从那以后,我不会再忘记12月24日了。显然,我在日本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让我知道了关于日本自己还有很多未知的部分,也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无知程度。

树下的新惊奇

“圣诞节对日本人来说是一大重要节日”——西方人第一次面对这个事实时,无一例外都会感到某种困惑。最初都会惊叹:“日本竟有这么多的基督教徒啊!”。对于欧美人来说,圣诞是一个更具有宗教色彩的节日。然而,随着了解的深入,知道了在日本基督教徒的比例只是总人口的百分之几这一事实,进而他们对日本圣诞节的疑惑也就更深了。为何明明不是基督教徒,日本人却仍要庆祝圣诞节呢?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圣诞节,恐怕已经是与外国人所熟悉的圣诞节完全不同的一个节日了。最先让人惊愕的是,在日本,相较于12月25日,12月24日也就是“平安夜”是更加重要的日子。作为外国人对此会感到很不习惯。而且,在日本的圣诞节期间,有一个我赴日之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东西——圣诞蛋糕。另外,在美国通常所说的圣诞晚餐,一般会吃火鸡(在美国火鸡是最普遍的“圣诞鸡肉类餐点”,也有部分传统的人喜欢野鸡或是鹅),而在日本,变成了烤鸡之类的鸡肉餐点。日本的圣诞节,互赠礼物更像情人节,是情侣之间的事。而非像欧美那样,家人之间互赠礼物。

我们过往的做法

说到这里,先把前面的话题暂告一段落,来回顾一下我自己对圣诞节的一种先入之见吧。对于像我这样在美国长大的人来说,标志着圣诞节假期开端的活动,是到本地的农场里砍来一棵杉树,然后全家人小心翼翼地用装饰品装点好这棵树。我和我的弟弟则掰着手指数着“降临节日历”等待那一天的到来。而且,平安夜通常是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最大的盛典则是在圣诞节的早上。届时早已等不及的孩子们会打开来自“圣诞老人”馈赠的礼物的包装纸。而其他的亲戚们则聚集在一起,众人享受一顿漫长而又热闹的圣诞节早午餐。

这些珍贵的记忆,每一帧都与我所见的日本的圣诞节格格不入。难道我真的不能对日本的圣诞节产生半点留恋吗?

问题的本质

圣诞节最重要的意义——“施予的精神”,是一个耳熟能详的词语。无论有没有信仰之心,这个节日的意义不在于提倡自己向别人要求什么,而在于倡导我们向别人进行施予,或许我们应该从这一点来理解圣诞节吧。从这个观点来看,我开始理解到:舍弃我对圣诞节的先入之见,以新的立场来感受日本的圣诞节,正是我对我自己以及身边的日本人能施予的一个“礼物”。

在商店购买现实中的礼物,将其馈赠出去,是一件比较轻松的事情,这让日本的圣诞节变得很愉悦。我现在可以把这个节日更视为一种“体验”。这种体验的焦点便是,与自己最亲密的人共享欢乐。此外,东京那美丽的彩灯也让我十分期待。在我看来,日本的圣诞节彩灯一年比一年让人印象深刻,主要城市市中心复杂的LED灯饰尤其色彩绚烂。各个餐厅的经营者们,则尽其所能,做出魅力四射的时鲜美食。多亏了这些,我得以更加快乐地度过日本的圣诞节。

寻找”真正”的圣诞节

“连圣诞节真正的意义都不知道,却还要如此庆祝,真是伪善”——这样的叹息声经常能从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口中听到。可是不能忘记的事实是,即使在欧美,未曾真正理解节日的意义,不带着宗教意图来庆祝圣诞节的人同样大有人在。商业主义在日本、在西方,都是常常被指责的东西。然而,虽说没有强烈的信仰之心,在西欧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圣诞节的存在也是事实,缺乏以家族为中心这一概念的日本圣诞节,或许给外国人留下的是肤浅的印象。但是这里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在日本,和带着与原本宗旨截然不同意味的圣诞节相反,“正月”却是一个以家族为中心的牢不可破的传统节日。从这一点来看,如果我们以宽容的心态原谅日本人对待圣诞节的态度,试着去享受日本的圣诞节,那日本的圣诞节便不会给自己留下变质的印象了。“日本性”和“西方性”这些所谓的概念都已无关紧要。最后我还想说一句。把圣诞节从狭隘的理解中解放出来,按照它展现出来的样子去享受它,这让我对这个假期的看法有了很多新的启示——如果我一直都住在美国,即便是花上一生的时间,恐怕也感悟不到关于圣诞节的这些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