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一切都在家里

住在那里的一周正好是称为正月的新年休假。与包括我的故乡英格兰在内的西方国家完全不同,日本的新年活动中最重要的是全家人的活动。聚餐、房子和附近的装饰、大量的汽车、还有深夜12点在寺庙回响108次、每次都有不同含义的除夕钟声等等,日本的新年全是象征性的活动。

棚桥家的房子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积雪,里面一定很冷。全然不顾零度以下的气温,在完全没有取暖用具的屋子里生活、就餐及睡觉的一家8口,简直就是铁人,让我惊愕不已。在我的祖国,人们早已习惯了大量消费能源的集中供暖系统,我在这样寒冷的环境中找到两个避难场所。一个是被炉下面有热源的矮桌子,我们在这里就餐。另一个就是大型的雪松浴缸,夜晚长时间浸泡在浴缸里,是一种至高的享受。
他们的盛情款待,也让我受宠若惊。我一点儿也没有感觉他们把我当作「外国人」或外人看待。
「你们俩很般配哎!」
晚餐桌上,大家咕嘟咕嘟地发出吃荞麦面条的声音,武的父亲提高嗓门说道。3个女儿都不住地点头,赞同父亲的意见。当我成为大家的话题中心时,武红着脸盯着自己的饭碗。

孩子独立以后,很多日本人父母都将正月作为重新考虑家人重要性的难得机会。虽然与武刚开始交往,但武的家人听到长子的这个消息之后,都表现出了有些过度的高兴,立刻就要把我介绍给村民们。
「武!明天带她去拜访你婶儿。还有,桑野家也要去。村田家等放假时再去,对吧?先把能去的地方都去一遍。星期四还要去看你爷爷」。
过了不久,我得知,武的爷爷其实已过世,正与历代祖先一起长眠地下。与8月的盂兰盆节一样,正月也要向故去的先人奉献供品。

这个镇上的主要活动就是除夕夜在当地的神社举行的篝火晚会。优雅的门松(用松枝和竹子做成的装饰物)被装饰在神社那古老的鸟居上,神社里早已插满了旗子。当地的农民喝了甘酒(一种用米酿造新年热饮料)之后,兴奋地跟我谈谈他们与前苏联人交往的故事,这让我很困惑,过后才知道,由于我裹了头巾,所以被大家误当成俄罗斯人了。过了一会儿,武和我在神社里,被一个戴着鼻子又长又大的恶魔面具的男人,在额头上盖了一个红印章。另外,我还拿到了压岁钱。所谓压岁钱,就是放在小袋子里的钱,袋子上画上了可爱的卡通人物,估计是为了让孩子们高兴,从古代一直延续下来的习惯。发出噼噼啪啪声响的炉火灰烬和村民们的热情款待让我们倍觉温暖,与他们告别回家,并欣赏在远处山冈升上天空的烟火。

元旦日早上,母亲带着光亮的三层漆盒从百货公司回来了。新年的食物「年菜」是西洋的火鸡晚餐没法比的:各种材料都经过深思熟虑,因为人们认为年菜可以为新的一年带来好运。以前,很多母亲为了做这种美食要在厨房劳作好几天,而现在大多是由接受订货的公司制作,有时百货公司也以惊人的价格销售。

「吃过鲱鱼籽吗?」
像橡胶一样厚的鲱鱼籽块摆在了我的面前。暗淡的光泽和淡淡的黄色并吸引人。
「You will many children!」父亲这样用英语说明了这道菜的重要性。我笨手笨脚地吞咽鲱鱼籽,专心致志地吃着夹在金色隔板中的龙虾。

我穿上最高级的和服(白色宽袖和服),受到邻居们的称赞「kawaii(可爱)!」,之后,我和武一起出门了。去神社或寺庙进行一年中的第一次参拜,也就是「初诣」。神社里人山人海。其中还有许多女孩子盘着花哨的发型,穿着缠着鸵鸟羽毛围巾的和服。小吃摊上在卖鸡肉串和年糕,白色的神马受到人们的格外关注。

祈祷并撞钟唤醒神灵之后,我们在几十家摊贩转来转去,购买了带回家的美食礼物和护身符。我们还偶然发现了一个带有复杂刺绣的结缘护身符,据说它能保佑相恋的人们幸福长久。不过这个护身符现在找不到了,估计是在什么地方弄丢了。
一转眼今年又快到年末了。我住在这个古都,而那只装压岁钱的袋子还放在抽屉里,它提醒我,要感谢今年已经过去的事情和明年将会发生的事,并珍惜人生的一切。

露辛达 “萍” 考因简介

英国人,现居京都。
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习日语及中文,为了加深了解京都的文化及当地人,于2010年加入一本叫KYOTO JOURNAL的杂志,成为编辑。最近,在位于西阵纺织品产地的百年古建筑京町屋租借了一间房间。爱好是弹奏钢琴及三弦琴,探索附近风格独特的咖啡店及画廊,从世界各地收集各种茶叶。